天星数科副总裁赵卫星:推动产业数字化 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

  什么是产业数字化?怎么实现产业数字化?

  举个例子,某科技公司与纺织行业的一家核心企业合作,将这家企业从接到订单到原材料采购,到生产加工再到产品交付以及最后的仓储物流全流程在线化、数字化,甚至给他们的纺织机装上感应器,可以实时感知机器转速和功率,顺带连品控都帮助他们提升了一个档次。这样就实现了全流程数字化,其好处之一是帮助企业降本增效,另一个是让金融机构可以在线实时获取符合他们风控逻辑和大数据模型的数据,更好地识读企业。

  可以看到,依托科技的发展,不仅给人们带来了数字化的生活,也为产业数字化的实现带来了更多可行性。“乘着5G 、物联网等技术东风,实体经济当中的很多制造企业通过信息化、数字化的手段快速提高自身的智能化、现代化水平。凡此种种都为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打下了基础并提供着动能。”天星数科副总裁赵卫星告诉《金融时报》记者。

  产业数字化的可行性

  数字化生活给我们带来了高效和便捷。以个人端的很多金融服务为例,你不用跑银行、填资料、给证明、等审批了,变得触手可及,有些甚至主动推送到你手上。

  “在我们看来,这个变化的路径就是,科技发展带来了数字化生活,数字化生活产生的信息让每个人的信用不再是历史的、失真的、缺失的、需要自证的,变得实时甚至是可预测的、完整的、真实的以及可以多维度交叉验证的。”赵卫星说,从B端产业端来看,如果遵循个人生活数字化的路径,需要让生产经营全流程、各环节都数字化,产生并沉淀信息,适配金融机构的风险识别需要,让信息产生信用,让信用提供价值,让信息的流转带动信用的流转,让信用流转提升价值空间,最终推动金融机构敢贷敢借、提供更便宜的金融服务。

  赵卫星认为,产业金融区别于个人金融最大的地方在于其复杂性和异构性。从生产逻辑、产业数据到价值评估、风险表现等等都是“隔行如隔山”,每个行业都有特有的自身情况、每个生产数据都有各自的渊源逻辑,每个行业的生产经营、特征逻辑、风险表现等等都是非标准的、异构的,同时又是强周期性的、会链式传递的。这就需要科技平台通过数字技术手段来充当产业实体和金融机构之间的翻译器、转化器、适配器,来尽量“熨平”行业沟堑,沉淀出最抽象的,运用好最底层的。

  科技平台居中适配提供价值

  当前,已有科技公司通过自身的科技能力助力产业互联,推动产业数字化水平。

  据介绍,天星数科跟随着小米集团“手机×AIoT”的万物互联战略,依靠小米集团的产业链条上下贯通、生态圈层覆盖广泛的优势,从其熟悉的并且是数字化基础较好的几个行业进行了谨慎试点。数据显示,从2018年3月份开始至今,天星数科已经为4000多家产业实体提供了累计超过1000亿元的信贷支持,为产业中的中小企业平均降低了2个点左右的融资成本。值得一提的是,4000多家产业实体中有至少150家通过天星数科的服务拿到了企业历史上首笔生产经营性贷款。目前,天星数科正在携手金融机构一起去服务玻璃、农副食品加工、物流、纺织等产业中的实体企业。

  在赵卫星看来,科技平台就是要将自己对产业的理解以及相关技术能力发挥到极致,以开放姿态居中连接产业实体和金融机构,用科技的力量做好产业和金融之间转换器和适配器——一方面推动产业数字化升级,帮助实体企业降本增效,向数据要增量价值、向智能要技术红利;另一方面通过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数字科技手段,将产业实体的生产行为、经营风险、产业数据、企业信用、行业特点等转化成金融属性上的可见可读可信、可评估可验证可流转。

  简单点说,就是让生产经营全流程数字化要素化,让这些要素在符合产业逻辑的金融机构风控模型里跑顺跑通,帮助银行等金融机构更好地识读产业、看懂企业、评估风险,让金融机构在面对中小企业时从原来的“看不懂说不清不愿贷”转变到“愿贷敢贷便宜贷”,各方相向而行、接驳适配,最终达到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这个目标。

  赵卫星坦言,这个模式能够跑通、运行起来,最关键的在于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越来越多的银行认可这些探索和尝试,去了解产业、去识读企业,服务好产业中的小微企业。

  产业数字化需兼具广度和深度

  可以看到,产业数字化程度越高,能够帮助自身降本增效的同时,让金融机构提供产业金融服务的能力和意愿也就更高,直接推动了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和效能。而业内人士也表示,在提升产业数字化程度上,除了一个产业中核心企业的带动效应、金融机构的支持之外,产业当地政府的引导和支持、企业所有者自身的意识转变等等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赵卫星表示,随着产业数字化的不断深入,遇到的难题也不断呈现。比如说一个产业上下游数字化程度参差不齐,数据孤岛情况严重,甚至在一家企业的各个生产环节中,数字化接口、通信协议、数采模式都不一样,无法协同。再比如经营环节的数字化相对成熟,因为在软件层面就能解决很大一部分,但是制造环节的数字化就比较难以深入,因为需要工业级别即插即用的智能硬件模块。

  因此,从广度来说,产业数字化需要借助科技和智能硬件覆盖一家企业经营生产制造的全流程和各个环节。从深度来说,无论是对一家企业还是一个产业而言,制造都是核心环节,产业数字化必须在这个核心环节上,借助智能硬件模块来呈现出生产制造的“元数据”。

关于 数字中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